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网站标志
命运,请待他好点
作者: 16级小教理 江莹玉    发布于:2017-05-17 15:22:5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夏,原本的平淡被一个噩耗打破,得知友人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难以置信,觉得像是在做梦,可任由怎么拍打都醒不过来。我,见到了他。

     来不及看清他的样子,只是远远地看到他满头纱布被推进急诊室,那一夜我们一直守在外面,医院的灯光显得格外地亮,映射得我们的脸很是苍白,仿佛老了好几岁的华叔深深的地低着头,叫人看了生疼生疼的。那晚感觉如此漫长,长长的叹息声,越发使人焦急。明天,希望一切恢复正常……

      天终于亮了,黑夜如同催化剂般,使我们看上去格外地憔悴,焦急地等着医生的通告。终于门开了,二哥被推了出来,医生把华叔叫到一边,聊了好久。我与华婶则在病房看着二哥,他醒了,他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的在床上翻滚,发出吓人的声音,我们害怕又着急,在开门叫医生的那一瞬间,他跑了出去。我们都吓坏了,在后面追赶他,华叔迈着不太健全的步伐,边追边喊,华婶则被吓得坐在地上,拍地又哭又骂,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我飞速起来,我超过华叔、华婶,边哭边喊:“二哥,等等我。”始终相信世界上有一种难以割舍的东西——情。也许是我跌倒后的大声哭喊刺激了二哥的神经,他猛的转身朝我奔来,是的,他还是疼爱我的。

     很多朋友都喜欢叫他二虎,觉得他有点憨厚,又有点二,但我习惯叫他二哥,我与二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,他是我邻居,比我年长,因为学习不好,我们做了同学兼同桌。我们没有过三八线,他处处让着我,他虽是孩子头,唯有怕我,因为他有小辫子在我手里。

     有次,我去找他玩,当时他正在收拾屋子,忽然他猛得一声大叫,躲在我身后喊道:“老鼠,有老鼠。” 我吓了一跳,顾不上大笑,连忙把老鼠赶跑。事后,二哥没少对我献殷勤,叫我不要告诉其他同学。我“嗯嗯”直点头,“不告诉。”(当时的表情有点欠扁的样子)

     二哥是典型的留守儿童,和父母见面的次数微乎其微,小小年纪,就已担当大任。奶奶是最疼爱他的人,虽然卧病在床,但却给了二哥满当当的爱。除了奶奶,陪在二哥身边最久的就是我,因此我与二哥也算得上是兄妹吧。二哥每次打架都是因为我,有次二哥被打得鼻青脸肿的,奶奶问他咋回事,他说是没走好,摔的,当时我听了心里很不是个味。后来问他为什么不说实话,他说:“谁让你是我妹妹呢!”

     以为童年永远不会走远,以为快乐会永远存在,曾单纯地以为二哥会永远在我身边,只是我以为的只是我以为的。

      二哥父亲从工地上摔了腰,导致行动不便。二哥心疼母亲,便辍了学。年仅14岁的二哥在村里的工地上打杂,生活的逼迫,他看上去大了好几岁。我时常去看他,也只是匆忙说几句,感觉他的话少了,唯有每次都说让我好好读书,将来考上好大学。看着他拖着沉重的步伐,晃晃悠悠地推着看上去比他还要重的砖,我暗自许下承诺,二哥不知道的承诺。

     岁月如梭,转眼间我上了高中,我也已二年没见过他了,他很忙,我们偶尔在网上互相问好。不管时光怎样流逝,距离如何遥远,想着你的人会永远想着你,二哥给我邮来一只带有开心字眼的毛绒狗,那是我一生中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 2014年冬,二哥拖着大包小包回来了,每个人都买了礼物,非得拉我去他家吃饭,结果饭没吃成,他却拄了一个月的拐。当时怪我,黑呼呼的夜,非要让他讲鬼故事,结果被一只猫吓到了,拽着他就跑,一不小心,鞋不知掉哪了,他急忙跑回去找鞋,我害怕的哭叫他回来,他又跑回来,脱掉自己的鞋给我穿,回到家才知道他的脚已血流不止……

      二哥,是不是你还记得这个场景?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会丢下我的,你知道吗,当时我许下的承诺是让你等着我,快快乐乐、平平安安地等着我,等我有出息了,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,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 此时二哥已被带回医院,华婶让我回去休息,到家已不知几点,倒床睡去,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只是梦终究会醒……

新闻搜索
 
 
脚注信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邯郸学院大名分院 (原河北大名师范学校)     电话:   0310-6562542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mail
damingshifan@163.com      地址:   河北省大名县大名镇京府大街43号